trendy0309

小狼小狼小狼

描了个鸡米

Stone Record

大概是我这人没什么超级清晰的逻辑和品读文章的水平,当然也没有这样的文笔。
不知道了,只是觉得真的很好看,给我带来了震撼。
留下印象很容易,惦记却不容易。
看一遍很容易,看很多遍却不容易。
真的很喜欢,同时感叹作者的水平和想法。
可能,能称为经典的东西,真的非常少了。
这一定是我看过的超棒的一朵云了,可是你就要飘走了。
谢谢☺️完结快乐
强力推荐👉🏻直接搜 飞机云

飞机云。

凤梨罐头。:

赖狼


01   02


03   04-05  


06   07【前文这里】


08


 


 


赖冠霖接着摸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打火机不知道因为床事被他扔去了哪儿,于是他套了条宽松的居家裤下了床。他走到厨房,又打开了煤气灶,嘴里叼着烟低头将烟顺着火苗一撩。


 


等赖冠霖回到卧室,他看见裴珍映裹在白色棉被里,额发湿漉漉黏在一起,鼻翼还有薄薄的一层汗珠。裴珍映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服了自己,像是小猫一样蹭到赖冠霖的肩头。他的呼吸微弱又缱绻,可能下一秒就会停止,温温热热附着在赖冠霖的皮肤上。赖冠霖在这之前应该看他的,就能知道裴珍映的眼神有多温柔。


 


“含一口。”


 


裴珍映就着他的手腕,仰头含住烟,他学着赖冠霖一样让烟雾缓入肺叶,再缓缓呼出,但他还是不习惯这个味道。赖冠霖单臂将他搂在怀里,身上还有他熟悉的烟味,尼古丁的气味安抚了裴珍映不安的内心。


 


“好苦。”


“因为你太甜了。”


 


赖冠霖没有拿烟的那只手滑进裴珍映的耻骨,指腹反复磨蹭在他大腿内侧那只蝎子纹身上。而裴珍映的眼神落在了天花板上,夜晚那些躁动的画面好像还闪现交叠在他的眼前。那块软肉被赖冠霖亲吻又啃噬,赖冠霖哪里害怕裴珍映这只小蝎子,他恨不得在蝎尾的倒钩饮血。本应该是独立的个体,裴珍映却第一次感觉到他宛如变成了赖冠霖的所属物。他是赖冠霖的,这句话在裴珍映的心里发酵膨胀。


 


“赖冠霖,你爱我吗?”


“我爱你。”


“第二个问题,那为什么选择我?”


“好像没有理由,我不知道。”


 


这段时间的那些不悦都被情爱所覆盖,像是下了一层茫茫的白雪,遮住了贫瘠的伤口。开口表达需求对裴珍映真的很难,他任由着赖冠霖又将他欺在身下,却讲不出他现在好想赖冠霖可以抱抱他,只是亲吻在赖冠霖赤裸的肩头。


 


 


赖冠霖就像是他生命的一支烟,烟快要燃到尽头,每一口都异常苦辣,裴珍映小心翼翼地抽,用生命在抽。


 


 


已经两天赖冠霖没去酒吧打鼓了,手机也联系不上人,崔珉起板了张脸开玩笑说这样的鼓手不要也罢。赖冠霖一进门就听见漂亮老板这句不要也罢,姜东昊笑得倒很是得意。


“你就是嫉妒人家俩人小别胜新婚。”


崔珉起懒得搭理他,低头看了眼手机,想起什么又抬起头继续打趣赖冠霖。


“冠霖啊,你赶紧把善皓带回家吧,这段时间善皓算是能有理由黏着黄旼泫,旼泫说自己很困扰的。”


“那我看换成珍映也挺好的,吃的比柳善皓少多了,哥你介意我和男朋友一起上班吗?”


“看见门了吗,自己滚出去。”


 


 


赖冠霖在裴珍映家住了两天,直到裴珍映以父母过几天要回家了才算作罢。他拖着疲惫的身子整理混乱的家,收拾屋子这件事他是不指望赖冠霖。裴珍映想起他第一次看见赖冠霖那乱七八糟的柜子。他忍不住笑了笑,就像李大辉说的,赖冠霖还是不知道收纳的小孩子。


 


他打开卧室里的最后一层抽屉,坐在地上的时候还有点酸痛。没有拆封的感冒药静静躺在抽头里,裴珍映拿起其中一瓶退烧药。朴志训记得他不喜欢喝苦的,买的是加糖的草莓味。他鬼使神差地打开纸盒,却看见折叠规整的信纸。


 


那些岁月在他的记忆里飞速掠过,熟悉的字迹几乎卡住了裴珍映的喉咙。他想起第一次拆开朴志训写给他的情书,他的双手也像是现在这样打颤。


 


“得不到便有着痴念,才不会把我忘掉。你是北国而来的候鸟,可我住在南方。要么留下,要么离开。强行留下你,你总会飞走,看你离开却会让自己乌云密布。我想起你会觉得开心。希望你想起我,也觉得满意。我写给你这封信的时候,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开门的。因为我是爱你的,所以这次克制自己没有告白。如果看到这封信,就是药拿到手里了。”


 


“珍映,我想告诉你的是。如果不能和你一起老去,那我就陪你一直年轻。”


 


他的字还是那样隽永飘逸,像是那年高中因为早恋而贴在公告栏上的那篇检查。朴志训的喜欢曾经被他放在最耀眼的地方公示给每个人,绮丽的爱恋写到了最后却将一颗真心都封锁进那瓶小小的退烧药。


裴珍映把感冒药收起来,等着让这份药保持到过期。就像是他和朴志训,这份药已经过了时效,哪怕他再痛都气数已散无力回天,他却舍不得把他遗弃。


 


父母回家的声响让裴珍映赶紧跑到了玄关,只剩下整洁的卧室,和废纸篓里擦过眼泪的纸巾。


 


李大辉买好汽水在电影院门口等裴珍映赴约,看见裴珍映的时候还以为已经到了冬天。他正热得喝冰水,而裴珍映穿了长袖衬衫,纽扣整齐系到第一颗。李大辉刚想说些什么,接着小脸一变仿佛要哭出来,迈着小碎步跑来问裴珍映是不是赖冠霖欺负他了。


“这个混蛋,是不是他趁人之危?”


“是谁把我发烧的事说出去给他乘人之危机会的。”


“……因为东昊哥真的很吓人,我不敢动。”


 


电影散场后两个人在附近吃了饭,等餐的裴珍映在语音里发给赖冠霖来描述自己一天的行程。赖冠霖回复的很快,小气泡点开都是赖冠霖压抑着恼怒的声音。


“你想和谁玩都好,自己开心就成。”


最后一句连李大辉都听清了。


“你以后告诉我你自己都做了什么就行,不要说起别人,我不想知道。”


 


热腾腾的日式拉面端上桌,裴珍映把手机放到旁边,觉得热气熏到了眼睛。他递了筷子给李大辉,装作漫不经心地转移起了话题。他害怕李大辉多心,开玩笑地说赖冠霖把李大辉当做情敌,因为以前赖冠霖来接自己放学的是看见他们两个说话都会非常不开心。得知自己在情敌记录本上是头号情敌的李大辉倒吸了一口凉气,知道朴志训出现抢夺了情敌C位后才放下心来。


 


李大辉叹了一口气,觉得赖冠霖在他心里一直像是冷掉的炸鸡,不知道自己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他想了想说。


“凡事都需要对比,他对你行为的束缚和冷漠的施压带来伤害,与你继续克制自己改变性格带来的痛苦,两种痛苦到底哪个更重一些呢?恋爱需要双方的磨合与改变,你的改变程度和他妥协的程度成不成比例呢?”


 


酒吧夜间不打烊,姜东昊玩到三点打算回家看球,出了酒吧门找自己车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个模糊着人影弯着腰,这一身穿的风格还挺打眼,走近一看这不是他们家小鼓手赖冠霖吗。


“就你这酒量还瞎喝,我送你回家?”


赖冠霖没客气,报了个地名让姜东昊一愣。他以为赖冠霖最近没住家里又租了房子,也就没多问,随口教育这个小孩。“你是不是作,觉得空虚就喝酒,醒不了酒就朝人犯浑,还不如平常多喝点酸奶健康。 ”


 


赖冠霖没理他,靠在座位上开始打电话。电话好久才接听,里面那头一直闷闷没有声音。只有赖冠霖愤怒的声音和空调制冷的嗡嗡声。姜东昊开始以为是赖冠霖喝多了找仇家在发酒疯,听了会儿怎么都觉得像是赖冠霖在电话里埋怨裴珍映。


 


可等他听明白了,位置也到了。姜东昊脚下刹车一踩,赖冠霖就掀开车门下车。他一米八的个子走路跌跌撞撞,手机也放了下来。姜东昊以为他这是问到了朴志训家的地址过来要打架,又想起赖冠霖高中打群架被处分的事情,急忙跟上去想要拦。


 


“我翻来覆去怎么想都觉得生气,你懂不懂那些都是有竞争力的人?”


“谁都享受被喜欢的感觉,我可以理解,但我和你在一起以后没有给任何人这种可能。你就不能将心比心吗?”


“你和这个关系好,和那个也关系好,他们都是你朋友,那我是谁?”


 


姜东昊看见有个人影站在居民楼苍白的街灯下,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裴珍映。那时候的裴珍映还扭捏站在赖冠霖的旁边,惹得赖冠霖故意亲了口裴珍映的后颈。


 


裴珍映边打电话边将手扶在他自己的手肘,像是怕冷一样抱紧了自己,当赖冠霖走向裴珍映的时候,裴珍映差一点都要向后退了。晚风吹着他的刘海,那盏灯快坏了,照的裴珍映的脸明明暗暗。


 


即使是姜东昊都能看出,裴珍映现在很伤心。


 


“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TBC.


 ……还有两三章就要完结啦。